您所在位置:> 广东网首页 > 财经 > 正文
黄艳斐:在严监管下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消费金融生态
时间:2018-04-04 11:23:03 来源:新浪银行综合 评论

  上海证券报

  从去年下半年起,消费金融行业由快速增长期进入规范整顿期。在这个规制过程中,除了监管外力的推动外,消费金融机构也需由内而外构建安全可靠的金融体系和可持续发展的行业生态,这要求消费金融机构做好自身的供给侧改革。

  ⊙黄艳斐

  在政策红利驱动、强大消费动力支持和先进科技与金融的融合嵌入下,我国消费金融行业快速崛起。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我国互联网消费金融交易规模从60亿元增至4367.1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17.5%,有机构预计2017年互联网消费金融交易规模或已超万亿。但是,行业规模集聚的同时风险也在集聚。过度授信、资金流向其他领域、个人信息泄露,以及畸高利率、暴力催收、多头借贷等乱象,潜藏较大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隐患。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消费金融行业由快速增长期进入规范整顿期。

  完善监管是消费金融有序发展必不可少的一环。2017年6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11月发布《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要求监管部门不得新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12月发布《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对“现金贷”业务做了全面的规范;12月再发布《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对网络小贷业务资质审批不严、越权审批、高利放贷、暴力催收、非法经营等问题开展专项整治。

  无疑,短期内行业门槛将迎来行业清理和用户筛选的小高潮,不具备放贷资格的网络小贷平台会退出市场,大批消费者将被引流到正规机构。长期内,在逐渐完成良币驱逐劣币的洗牌重整后,消费金融行业会回归安全线以内。在这个规制过程中,除了监管外力的推动外,消费金融机构也需由内而外构建安全可靠的金融体系和可持续发展的行业生态,这要求消费金融机构做好自身供给侧改革。

  首先,回归推动消费、服务长尾居民的金融服务本源。回归金融服务本源,需要强调三方面的内容。一,依法合规持照经营。消费金融业务属于金融业务,牌照管理是监管的出发点。消费金融机构不能“无照驾驶”,“走野路子”。“脱缰驰骋”下带来的短期“繁荣”换来的代价是更为长久的“萧瑟”和行业生态加速恶化。二,要“了解你的客户”。年轻化、普惠化是消费金融客户的主要特征。面向中低收入个人或家庭以生活消费为目的的小额短期借贷将会继续扩张,服务好这部分被传统金融系统未能服务到的长尾群体是消费金融机构需要锻造的核心能力。三,把握普惠金融的服务本质。面对没有征信记录,甚至有过逾期记录的客户,谁能把信用风险、欺诈风险相关的各种数据有效整合,为这一人群提供更精准的消费金融产品和服务,继而改善金融服务质效和降低金融服务成本,谁就有可能占据行业主流。

  其次,以真实场景为依托匹配消费金融服务。由于消费金融机构不能完全覆盖各类生活场景,因此直接给用户资金的现金贷成为场景贷的补充。但在实际操作中,部分现金贷被违规挪用流向股市和楼市等其他领域,并反过来挤占消费信贷的原有资金,提高了真实消费贷款群体的贷款成本,与普惠金融的理念相违背。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现金贷已被监管喊停。消费对应具体的生活应用场景、明确指定用途成为获取贷款的必要前提。拥有场景的互联网电商平台和分期购物平台将占据优势,而远离具体的消费场景与细分市场,又缺乏导流渠道入口的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则要加强对接能力拓展场景。为此,消费金融机构需要根据不同的场景制定不同利率和风险的金融产品,有效控制资金流向,并根据具体的消费金融场景不断调整其风险控制数据,从而达到收益与风险的平衡。

  复次,锻造自身技术能力,提升风险控制水平。在严监管要求下,授信审查和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不得外包已是必然趋势,助贷模式也不可持续。消费金融机构在开展授信审核、风险管理并承担借款人风险的过程中,一方面要“修炼内功”,把技术作为核心部门,提高对多种非结构化数据的收集整理、筛选、挖掘能力,增强贷前借款人身份识别—贷中借款用途和信用状况持续关注—借款收回的全流程风险控制能力。另一方面也要“借助外力”。近期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成立的个人信用信息平台

编辑:增新旺

发表评论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编辑推荐
资讯热点 更多 >>
科技 更多 >>
房产 更多 >>
栏目最新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