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广东网首页 > 科技 > 正文
老牌央企主动退市背后:上海普天亏损、转型问题待解
时间:2019-04-01 17:44:42 来源:新京报 评论

3月28日,上海普天位于宜山路的办公楼,公司在这里办公多年,但因地铁改造项目,公司准备搬离。

3月28日,上海普天位于宜山路的办公楼,公司在这里办公多年,但因地铁改造项目,公司准备搬离。

3月27日,上海普天的子公司山崎电路板有限公司。此前上海普天宣布将出售这里的股权。

3月27日,上海普天的子公司山崎电路板有限公司。此前上海普天宣布将出售这里的股权。

3月26日,上海普天奉贤园区的工业园,这里入驻多家工厂。

3月26日,上海普天奉贤园区的工业园,这里入驻多家工厂。

  上海普天称主动退市主要考虑股民利益;公司连年亏损,多次卖旗下资产,曾财务造假被处罚

  3月28日,上海,临近正午,位于徐汇区宜山路700号的上海普天信息产业园门口,员工或者外卖员进进出出。产业园外侧,是上海地铁9号线“桂林路”站的一个出入口,周围为数不多的几家餐厅坐满了吃午饭的白领。

  上海普天信息产业园,占地面积150亩,总建筑面积约30万平方米。据上海普天官网介绍,截至2018年6月底,园区在册企业超过100家,其中属地注册企业超过60家,有14家上市公司。

  不过,“14家上市公司”的数据或许很快就会改变。3月22日,园区内的上市公司*ST上普(以下简称:上海普天)宣布,公司计划主动退市。

  上海普天全称“上海普天邮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1951年的华东邮电器材厂,是国内最早的通信设备制造企业之一。1993年,上海普天在A股上市。2014年以来,上海普天陷入困局,资金问题待解、产业转型艰难、财务造假、巨额诉讼等摆在上海普天面前,公司进入连年亏损,被暂停上市的境地。上海普天的实际控制人为央企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普天),最终控制人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3月22日,上海普天宣布计划主动退市,并且控股股东中国普天愿意折价回购股东持有的上海普天股权,被业界评论为“有积极示范效应”,但也有投资者认为,中国普天的回购价格“没有诚意”。

  3月25日至28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上海普天,并走访旗下产业园、部分子公司。3月28日,上海普天董事会秘书李中耀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回应,主动退市和被动退市,主要是考虑股民的利益。主动退市的方案提出,体现了央企大股东中国普天的担当。退市方案中股价的确定,“是遵循一定的游戏规则的。作为国有企业,既要考虑保护股民的权益,也要考虑对国有资产的使用。”

  主动退市

  现金选择价格引争议,公司希望股民积极投票

  3月25日,新京报记者走进普天园区内部,一栋看起来较为老旧的A3办公楼映入眼帘。一共6层,是上市公司上海普天的办公地址。大楼外乳白色的瓷砖已斑驳,楼体外立着的名牌碑上,“上海普天邮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几个蓝色大字蒙着一层淡黑的尘土。进入大楼,印有“中国普天”几个大字的前台处已没有员工办公,左侧宽敞的大堂,堆满了暂时弃置的办公桌椅。

  记者了解到,由于地铁线路改建的需要,这栋A3办公楼即将废弃,上海普天也即将搬离这栋待了几十年的办公地。

  4月9日,这里还将召开决定上海普天命运的一次股东大会:用股东大会投票的方式,决定上海普天是否主动撤回A股和B股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并在取得上交所终止上市批准后,转而申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转让。

  “一枪定生死”,3月28日,上海普天董事会秘书李中耀对新京报记者说,“4月30日是我们最后的日期,在这个日期之前,我们主动退市没有着落的话就走强制退市这条路。”

  4月30日,将是所有上市公司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的最后时间点。在这之前的1月31日,上海普天已经公告,预计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6亿元至1.8亿元。这将是上海普天连续亏损的第4年。在其2017年度报告发出后不久的2018年5月22日,上海普天就收到上交所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主动退市和被动退市成为两条路。主动退市方案中,中国普天作为上海普天的控股股东,为异议股东在内的其他全体股东提供现金选择权,现金选择权的价格为A股:6.74元/股;B股0.416美元/股。

  被迫暂停上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上海普天的A股收盘价停留在7.69元/股;B股收盘价停留在0.4美元/股。有声音认为,上海普天的现金选择价“缺乏诚意”,也有评论认为,上海普天的主动退市“具有示范效应”,有股民表示可以接受这样的主动退市方案,比进入退市整理期的不确定性要好。

  命运的转盘此刻变成一把左轮手枪,选择是否按下开枪键的人,正是上海普天3.64万户股东。

  上海普天希望股民积极参与此次投票。3月28日,李中耀称,目前的定价是在综合考虑法规要求、过往案例、投资者利益几方面因素后的结果,“相比较强制退市,提供现金选择权是大股东的额外付出,体现了大股东最大的诚意。”

  索赔未完

  曾经业绩造假,公司多次遭处罚

  3月31日,上海普天的投资人之一谭勇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虽然内心接受了上海普天的主动退市方案,但不会参与投票,“我不会要现金选择权,看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上海普天在2014年财务报告中虚增业绩,曾引起众多投资者的索赔。

  2018年1月,中国证监会上海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揭露了上海普天的违法事实。

  上海普天为弥补2014年度利润缺口、完成利润指标,2014年9月至11月,上海普天与上海晟飞商贸有限公司等公司之间的3笔三方贸易共导致上海普天2014年度虚增营业收入4261.75万元,虚增利润总额998.4万元,占上海普天2014年度合并财务报表利润总额1354.96万元的73.68%。上海证监局称,在上述三方贸易中,贸易合同的标的货物相同,签订合同及支付款项的时间相同或相近,在流程上均是由上海普天对外销售,最后又由上海普天购回,贸易流程与资金划转形成闭环,且所涉及的货物均以虚拟库的形式出入库,不发生实物流转,属于虚假贸易。

  2014年财务造假的事情东窗事发后,上海普天在2018年3月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此后不断有投资者向上海普天索赔,要求上海普天赔偿投资差额损失。

  从2018年11月上海普天发布的诉讼情况来看,当时就已经有97位投资者起诉上海普天,相关案件处于尚未开庭审理状态,涉及金额已经达到了2279万元。

  3月31日,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刘冰华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接手的案子中已经代理了3起向上海普天索赔的案子,但都尚未开庭审理。因存在案件的揭露日争议,另有一些投资者尚未正式起诉。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月,上海普天再次收到行政处罚告知书,因上海普天未在规定时间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上海普天及相关当事人遭证监会处罚。

  业绩滑坡

  曾经的高新技术企业,近年连年亏损

  1951年8月,华东邮电器材厂在上海成立。至今上海普天的官网上,还保留着对上海普天“曾经研制出中国第一台电传机、第一架载波机,创造了近千项科技成果”的介绍。

  1981年,华东邮电器材厂更名为邮电部上海通信设备厂。1992年,上海市将上海普天列入十家高新技术通信产业企业之一。1993年,上海普天股份制改革后成功在A股上市。

  上市之初的上海普天,是国内专业生产高技术通信产品的骨干企业,当时的在职员工就有2500人,其中36%的员工具有专业技术职称。

  通信产品的迭代日新月异。无线通讯市场开始扩大时,上海普天就继续扩展业务,开始从单纯有限光传输产品到生产有限、无线通信设备生产等业务的转型。

  这样的转型并不是很顺利。2004年,上海普天出现上市以来的第一次扣非后净利润亏损。2005年1月,上海普天原总经理王忠夫、副总经理孙良双双请辞。2005年,上海普天展开了业务调整,提出将公司主业定位于行业电子机具产业的战略,重心放在了做自动售检票系统、打印机、POS机、二代身份证读卡器等产品上。

  转型中的上海普天依旧过得艰难。2005年,上海普天的扣非后净利润依然亏损4074万元。

  2012年年底,上海普天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普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浙江大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双方共同建设仙居新区“大卫世纪城”能源中心项目,该项目合同总价9.72亿元。普天能源负责对“大卫世纪城”能源中心项目以BT(建设-回购)方式分期进行投资及资金管理,向浙江大卫房地产提供总金额6.3亿元资金。浙江大卫房地产以总金额9.4亿元在7年内分次回购返还。

  这个项目最终成为上海普天的拖累。2013年,“大卫世纪城”就出现资金紧张情况。当年3月,上海普天还决议,为了确保“大卫世纪城”能源中心项目能顺利完成,上海普天拟为普天能源向银行提供1.3亿元贷款担保。2015年3月,浙江大卫的回购款支付出现逾期。一直到2016年4月,普天能源将浙江大卫告上法庭。

  从2015年至2017年,上海普天不断亏损。2017年3月28日,上海普天戴帽ST,一个月后的4月25日,又被*ST,由于被实施*ST后的首个会计年度继续亏损,上海普天股票在2018年5月被暂停上市。

  艰难保壳

  陆续卖资产难挽困局,“产业发展未达预期”

  暂停上市的上海普天,在公告中以“争取恢复股票上市”为下一个目标。调整产业结构、人员结构,治理亏损企业、盘活资产,成为上海普天争取恢复上市的途径。

  2019年3月27日,上海山崎电路板有限公司员工正在正常上班,厂门外的公司名称前,还写着“中国普天”几个大字。

  这家工厂建立于1992年,当时由中国普天与上海市青浦县华新工业公司和日本YKC株式会社合资成立。2013年,股权变动后上海普天持山崎电路板78.2%股权。在2016年、2017年,山崎电路板的净利润分别为333.32万元、683.06万元。

  2018年11月,上海普天宣布,将出售山崎电路板部分股权。值得注意的是,山崎电路板利润看起来虽小,但是上海普天旗下为数不多的盈利子公司。以2017年年报看,上海普天的10家控股子公司中,有5家为盈利状态,其中只有两家公司盈利上百万,其中一家就是山崎电路板。

  3月27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山崎电路板厂区,工厂外的保安称,工厂一直效益不错,总共有300多员工,现在工厂仍然在上海普天的管理下,“我们现在知道的就是,(上海)普天要(把山崎)卖掉,现在跟下家谈,还没有确定。”

  记者随即致电山崎电路板了解相关情况,工作人员表示,山崎电路板目前经营正常,业务也会照旧,没有其他变化,“只是一方股东要进行股权转让。”

  3月28日,上海普天董事会秘书李中耀对新京报记者回应,山崎公司所属行业不是上海普天未来重点扶持发展的产业,拟转让山崎公司股权可以缓解公司现金流紧张的局面,最大限度增加公司现金流,保障上海普天利益最大化;同时有利于公司优化产业结构,有效提升资源配置。“我们会履行信息披露和股东会的义务,现在正在按照程序走。”

  上海普天此前已多次卖出资产。2017年9月,上海普天宣布计划设立子公司普天轨交,并将公司所拥有的轨道交通业务相关资产及负债转移至新成立的普天轨交。2017年11月,上海普天将普天轨交转让给普天系旗下另一家公司东信集团。

  2016年,上海普天转让了持有的上海宏美48.66%的股权,转让所持上海科创14.93%的股权。

  连续剥离下,2018年度,上海普天依然预计亏损为2.6亿元到1.8亿元。公告中解释的原因为,“由于公司原有业务市场竞争力下降、市场萎缩,且新业务尚未得到有效拓展,导致营业收入下降,营业利润减少。”

  3月28日,李中耀在回顾上海普天的发展时认为,从公司业务来看,上海普天的定位和布局是基本合理的。“目前主要来看是产业的发展没有达到我们的规划预期,包括规模和先进度、研发投入也不是很高,市场占有率比较勉强,形成目前经营状况比较困难的局面。”

  李中耀表示,对于工业园区的规划,目前是要先把奉贤工业园区的存量做好,“奉贤园区目前还有一些空地,是我们的优良资产,我们在产业园区规划里会充分利用好这些没有开发的土地。”

  其他业务上,上海普天2017年度的网络系统业务毛利率也下降至3.44%,报告期亏损167.9万元;公司旗下普天能源2017年亏损1.9亿元。2018年上半年,普天网络、普天能源的净利润分别为-477.93万元、89.35万元。

  据李中耀介绍,目前上海普天大股东中国普天持有公司股权50.25%,主动退市之后会有一部分股份回到大股东手上。未来中国普天是否会更多扶持上海普天?李中耀称,“大股东持股比例会增加,理论上应该对公司更关心。”

  “退市,只是一个节点,不是一个终点。”李中耀说。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编辑:MT19

分享到:
0
相关信息
编辑推荐
科技 更多 >>
体育 更多 >>
娱乐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