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广东网首页 > 科技 > 正文
“败家爷们”崛起:男性也能买出半边天?
时间:2019-05-28 18:03:10 来源:全天候科技

  作者|董洁编辑|罗丽娟

  “每个月买2-3双球鞋,一年30双,2018年整年买球鞋的花销就在10万元”,23岁的应届毕业生阿川,成了整个90后男性群体消费力觉醒的典型。

  时间倒回到2年多前,还是另外一幅光景。

  美团网创始人兼CEO王兴曾经在饭否中提到一则投资人总结出来的市场消费价值结论:少女>儿童>少妇>老人>狗>男人。男性“当仁不让”的排在了最后,甚至不如汪星人。

(图片来源:王兴饭否)

(图片来源:王兴饭否)

  这是长久以来市场对于男性消费力的认知。但时过境迁,如今男性消费力的崛起引起了市场和投资人的关注。

  淘宝发布的2018年“中国男性消费报告”显示,女性用户每人每天打开淘宝10次,而男性用户也高达7次。其中“潮牌”是00后男性搜索高频词汇,搜索量超三亿。

  网络“他经济”正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尤其以95后为代表的年轻男性,他们追求潮流、注重颜值等,由此创造了新的消费需求。

  2019年4月,球鞋交易平台“毒”获得了DST领投的A轮融资,掀起了又一轮对于男性消费崛起的讨论。据知情人士透露,毒2018年全年GMV已经超百亿元。

  在毒之前,依靠潮流杂志起家的YOHO!BUY有货(下简称“有货”)已经在潮流电商领域深耕十几年,截止目前已经获得5轮融资。其近期新上线的球鞋交易平台“有货UFO”也呈现了迅猛的增长势头。

  除此之外,斗牛DoNew、nice等平台也都竞相挤入战场,关于“男性钱包”的争夺战正一触即发。

  阿川最早接触到毒是在2016年。

  当年11月,毒在注册成立了1年多后,终于上线了购买功能,将买家导流到卖家的店铺,与虎扑社区的“识货网”的功能大体相似。直到2017年8月,毒正式上线交易功能,完成平台的交易闭环。

  依靠前期“围绕球鞋鉴定、球鞋用户主动分享“形成的社区氛围,毒很快吸引了大批年轻男性用户的驻足。

  阿川透露,在此之前,他购买球鞋的频率是一年10双左右,但自从成为”毒“的深度粉丝后,现在买鞋频率已经“疯狂”到每月2-3双,“年初到现在已经买了10几双了”,阿川说。

  在2018年双十一期间,毒App一举超越淘宝、京东,登上了苹果APP Store免费下载总排行榜的第4位和体育类下载排行的第1位,成为去年“双十一”最大的网购平台黑马。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毒App的月活用户已经达到了140万。

  在资本市场上,毒App俨然成为了一个香饽饽,截至目前其已经完成3轮融资,投资方不乏红杉、DST、高榕等知名机构。

  据懒熊体育此前的报道,毒App的估值目前已超10亿美元,且少有外部资方得以进入,很可能有直接上市的计划。

  除了毒之外,有货也在去年年底上线了球鞋交易社区“有货UFO”,切入二级球鞋市场(球鞋转卖也被称为球鞋的二级市场),上线第一天交易额就突破百万元。据YOHO!集团CEO梁超的预测,2019年UFO的业务增速可能会达到300%-500%。

  而这一赛道的另一个竞争者斗牛DoNew也在改版后实现了业绩增长。今年4月斗牛DoNewGMV已经达到近5000万元。

  潮流电商平台识货在近几年成为了虎扑营收的主力军之一。2017年,识货交易规模超过20亿元,平台上客单价超1500元的高端球鞋交易业务以月均增幅300%的速度增长。

  在C资本(C Ventures)管理合伙人郑彦斌看来,“二级球鞋市场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供需矛盾”。

  他举例称,耐克和阿迪等大品牌每发布100双新球鞋,中国市场通常只能分配到3双,3%的比例与中国占世界人口20%的比例远不匹配,这给了二手交易平台大量的机会。

  为此,C资本的团队也曾先后接触过GOAT、Stadium Goods和StockX等国外成熟的球鞋交易平台,最终他们选择了有货,成为其数千万美元E+轮融资的领投方。

  在用户方面,中国男性消费群体尤其是90后男性的消费觉醒,很大程度上促成现在潮流电商平台的火爆。

  在毒App的用户画像中,30岁以下的年轻用户占到了60%,其中一半以上都是90后的男性用户。

  一位网名为八戒的资深球鞋收藏者就曾为买鞋做过多次疯狂举动。

  “为了一款即将发售的Aj1从学校坐动车去成都来福士门口,冒着风雨排了一个通宵的队;曾抽签抢鞋后一早6点坐动车到另一个城市为提鞋做准备,途中得知‘未中签’,到站了又买票返回……”八戒自己总结道,“男生为购物疯狂起来,真没女生什么事。”

  在八戒购买的鞋款中,单价最低的大致是1000到2000元左右,而复刻限量版多数为8000多元左右。他说,这些年还未仔细算过在买鞋上的花费,“但每年大几万肯定是有的”。

  QuestMobile的一项数据显示,在中国,高消费男性(即线上消费金额高于1000元)、有移动购物行为偏好的男性月活规模约为8700万。其中,30岁以下、未婚男性是主力,他们是最喜欢买买买的群体。

  “他们成长的经济和文化条件决定了他们对消费的理解相对成熟,需求也更加个性化,对于新兴品牌甚至国产品牌,完全不排斥,这给潮流电商平台带来了很好的机会”,祥峰投资执行合伙人徐颖说。

  围绕“男性做生意”的电商平台早在2013、14年前后就曾兴起,但很快便销声匿迹。当时多数人瞄准的还多是“服装搭配”领域。

  2014年,一个名叫“XY”的男性跨境电商平台开始崛起,主要做的事情是“为男性消费者提供一站式生活用品解决方案,引导男性高端生活方式”。但刚开局,XY的创始人罗璇就吃到了闭门羹。

  “刚坐下来聊了五分钟,投资人站起来就走了,”罗璇称,“有很多投资人连细节都不问,直接说你做这个领域干嘛?完全没前途啊。还有投资人说,你们挺好一团队,怎么做这个?”而彼时,正值创业和融资最疯狂的时候,每天都有其他行业各类项目获得数百上千万的融资消息传出。

  最终,IDG的合伙人楼军还是投资了XY。据楼军后来回忆,在投资消息传出来后,很多同行表示不理解,“认为天花板太低,受众太窄”。

  为此,他专门写了几个研究报告,探讨“人为什么花钱买东西“,在其中解释了男性和女性在消费方式上的区别,80后、90后和00后的区别。

  不过事实证明,楼军还是看走眼了。对于2014年的国内消费市场,XY做的事情还是太过超前。

  在2016年获得晨兴资本和IDG领投的数百万美金融资后,XY再没有新增融资。XY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这就是当时中国男性电商市场面临的尴尬局面。

  就算是现在发展还不错的有货,在最初几年也同样挣扎。

  祥峰投资在2012年领投了有货数千万美金的B轮融资,但据徐颖透露,“刚投出的那几年,有货活得非常艰难”。

  “当时一些投资人的质疑集中于有货平台的潮流定位,有货一出来,客单价就是平均300块,他们就觉得这么贵,你的用户基数是不是很小?你说你的复购率很好,他们就说那你的新用户一定很少。”徐颖说。

  2012、2013年,是“全民凡客”和“全民淘品牌”的时代。曾有人劝YOHO!集团CEO梁超,“有货货品太贵了,是不是也做点便宜的”,但梁超坚持“如果那样,我的产品还有什么特别的?”

  而在当时,更多的投资人抛出的问题是:什么是潮流,潮牌应该怎么定义?

  “以前男性在消费上追求越简单越好,但现在消费的个性化和多元化越来越突出”,这是梁超对于最近几年,国内男性消费市场变化的认知。

  他认为,不仅是消费者端的需求越来越个性、追求潮流,在供应链端,国产的个性化潮牌也越来越多。

  2017年有货平台的GMV达到了34亿人民币,2018年其GMV增速达到了50%。梁超透露,近三年有货平均的销售额增幅都在50%-100%。

  这其中男性用户贡献了销售额的绝大多数。目前有货平台男女的注册用户比为6:4,但在消费用户比上,男女比例为7.5:2.5。

  另外,梁超透露,男性用户购买频次虽不如女性,但客单价更高,忠诚度也更好,“复购率整体要比女性高25%”,梁超说。

  在拿到C资本领投的E+轮融资后,YOHO!加速了自己在全渠道的拓展。目前,除了线上电商平台,有货还分别在南京和上海开出了两家线下潮流品牌店。

  从以“高端服装搭配”为切入点,到纷纷进军潮牌电商,中国男性电商市场的关注点在最近几年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编辑:MT19

分享到:
0
相关信息
编辑推荐
科技 更多 >>
体育 更多 >>
娱乐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