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广东网首页 > 旅游 > 正文
老城公厕变形记(民生调查·厕改那些事②)
时间:2017-12-26 09:36:4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评论

原标题:老城公厕变形记(民生调查·厕改那些事②)

  制图:沈亦伶

  城市厕改,老城区的痛点不少:人口稠密,但公厕数量少;使用频繁,但卫生环境差,加上设施不全、管理不细,给居民带来了很多烦恼。

  西安市民李建村家住老城,提起上公厕,恼心事一度很多,可如今再也不发怵了。究竟发生了啥故事,让咱们把画面切到古都西安,听听李建村和环卫干部赵春明的讲述吧。

  ——编 者

  西安老城的居民李建村,再也不烦上公厕了。

  李建村是位老西安,曾经烦透了老城区厕所条件差,“又少又脏,没人管”,苍蝇愣往脸上撞;但是今年,情况发生了变化。没明显异味不说,洗手池擦得又光又亮!这不能不提到一个人:赵春明。

  赵春明是老城区的一位环卫干部,忙活的事儿就是落实厕改。老李的烦正是他要解的难。

  老城痛点

  如厕真恼心

  李建村跟社区里的公厕“杠上了”。

  “说起上厕所,真恼心。”李建村掰开了手指头:自个儿待的社区地处老城,人流大,解手的头一个不便就是厕所少。

  “我们这儿是长乐社区,向西100米就是唐代罔极寺,往北走是八仙宫,不远处还有东新巷教堂。社区0.62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超过3万人,各地游客也人来人往,以前公厕却只有3座,这哪够?”李建村说。

  除了数量不够,厕所还不好找。李建村说,附近的巷口有夜市,车水马龙很热闹,不过附近卫生间“藏”的深,又没有明显的标识,逛夜市的人遇上内急来回转圈,没办法只好偷偷就地解决。

  “夜市周边的公厕,又偏又臭。有些小孩子上厕所,实在来不及,只能尿在居民家门口。”李建村说。

  卫生差也是让李建村对公厕望而却步的原因。

  “由于管理跟不上,公厕里面苍蝇乱飞,下水经常堵,泛出的味儿很大,得俩手指捏着鼻子往里冲。”李建村说。

  厕所的设计上也有让居民不满意的地方。比如女厕位不够,女厕所门口排长队是经常的事;还有,厕所设施不全,都是蹲便,缺少坐便,让一些人感到不便。

  因为缺少坐便这事,还闹过笑话。李建村说,有一回社区来了一个丹麦考察团,其中一位70多岁的女士途中想去卫生间,接待方将她引至社区厕所。

  “那位女士一转身就出来了,摇头说里面没有坐便。考察团只能提前结束行程,返回酒店。”李建村说,那场面挺尴尬。

  破解困局

  厕改组合拳

  李建村的烦恼,赵春明心里也急。

  长乐社区地处碑林区,老赵是区里城管局环卫科的科长,一直盯着老城厕改。

  “首先要解决数量问题,一是新建公厕,二是开放私厕。”赵春明说。根据今年5月发布的《西安市开展“厕所革命”工作实施方案》,3年内,西安中心城区将新建独立式公厕1135座,在新建固定式公厕外,还要建设活动式公厕。

  除了新建,鼓励社会单位开放私厕也同步进行。在赵春明办公桌上,记者看到一份星级宾馆和酒店开放厕所名单。“这23家单位已经协调好了,马上正式签约。”老赵指着名单说。

  数量要升上去,卫生标准也得跟着提。

  不管是新建公厕,还是老旧公厕的改造,都得按照“五无五净一明两通”的标准来。赵春明说,“五无”是无蛆蝇、无杂物、无尘灰蛛网、无明显臭味、无乱刻乱画;“五净”是尿台净、蹲台净、地面净、门窗净、厕外净;“一明”是灯明;“两通”是水通、下水通。

  “要保卫生,平时就得有专人负责管理。”赵春明说,“我们按照市里的标准,全面推行三级‘所长制’”。所谓三级“所长制”,是指总所长—副总所长—所长。“总所长”一般由区县、开发区领导担任,“副总所长”由街道、开发区主管部门领导担任,“所长”由所在区县、开发区干部担任,分别对辖区厕所进行协调、监督、检查和管理。全市3000余名所长,分级负责、责任到人。

  在完善设施上,首先要增加女厕位数量,其次是新设坐便。

  “对于新建固定式公厕,女、男厕位比例应不低于3∶2。一些街道改造现有公厕时,只要条件允许,也尽量多加一个女厕位。”赵春明说。

  对于增设坐便,记者走访社区卫生间发现,虽然设有坐便,但蹲便厕位仍为主流。“有的社区做过民意调查,很多街坊还保留着蹲便习惯。”赵春明说,“有些老人用不惯家里马桶,还专门下楼找公厕。对此,我们尽量照顾周全。”

  厕改虽是方便大家的事,但一实施起来还是会碰到阻力。老赵说,最明显的是“邻避效应”。

  “厕所跟自家相邻都不乐意,这个咱都理解。公共区域选址,很难让各方满意。我们会尽力平衡,筛出最优选项。”赵春明回忆,有次在老街道新建公厕,因担心居民反对,便选择夜里11点施工。不料仍遭遇阻挠,最终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施工只能凌晨两三点开始,彻夜不眠。”赵春明笑言,修建永宁门内的活动式公厕,便熬了个通宵。

  “新厕按标修建、旧厕提升改造、私厕鼓励开放,这次厕所革命,打的可是‘组合拳’。”赵春明说。

  公厕升级

  第三卫生间

  老城厕所革命,成绩有目共睹。与厕所“杠上”的李建村,心里终于松快了。

  “厕所革命后,我们社区卫生间提升改造,变化大着哩!”李建村指着不远处的导厕标识牌:“如今在街上,5分钟之内,就能找到卫生间。”

  他带着记者,先到了罔极寺不远处的庙子巷公厕。灰黑色小楼位于街角,主体建筑在几幢居民楼之间。走进卫生间,地面洁净,没有异味,清洁员即时打扫。洗手池、干手器擦得光亮,一旁还设有残疾人厕位。

  接着,他又把记者带到万庆巷。公厕干净整洁,“卫生间虽然不大,但足够街坊使用。困扰巷子居民多年的难题,总算解决了。”李建村乐着说。

  变化不只在固定式公厕。在永宁门内一处活动式公厕,记者看到该公厕共有3个厕位,外加一个小型盥洗间。公厕位于书院门街口、宝庆寺塔南侧,周边店铺林立,游客熙攘。据观察,10分钟内,共有19人使用卫生间,公厕利用率挺高。

  老李说,不光老城的公厕“改头换面”,自己去新城逛逛,更是被那里的公厕“惊艳”。

  在曲江池遗址、大唐芙蓉园等地卫生间,外墙装饰颇具设计感;走进休息区,电视机、饮水机、自动喷香机等设备一应俱全。

  “进来瞧,这儿还有‘第三卫生间’呢。”大雁塔景区的厕所所长韩永利推开门,向记者介绍:“这种‘家庭式卫生间’,除了基本如厕设施,还有安全抓杆,主要给老人用;父母想给孩子换尿片,可用这个婴儿护理台;将小孩放在安全座椅上,大人也能轻松如厕。”

  话还没说完,一位中年游客扶着老人缓步走进公厕。韩永利走上前招呼,指了指座椅对面的第三卫生间。

  “很多人对这功能还不了解,我们看到有需求的人群,都会进行引导。”韩永利说,“如果碰到不文明如厕行为,像在洗手池给宠物冲澡,我们也会及时规劝。”

  “现在公厕好了,咱作为市民也得讲自觉,那些不好的习惯、不文明的行为得改改”,李建村说,“咱不能让厕改的劲儿白使啊!”

  《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20日 22 版)

编辑:增新旺

发表评论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编辑推荐
资讯热点 更多 >>
科技 更多 >>
房产 更多 >>
栏目最新 更多 >>